將心思寄予兒時花叢中盡情奔跑的童謠

花開半邊,無濃妝豔抹,嬌羞欲滴,無半分做作,紅頭蓋下,雙眉如彎月,細致溫婉,眼眸如水,平靜悠深,淚滴藏其中,不舍親生爹娘,不願離鄉背井,還是欲做新娘,難掩心中洶湧澎湃的情愫,期盼新郎貌似潘安,溫情多才,朵朵心緒如浪花碰撞,激起萬千情懷似花兒連綿綻放。片片情思如涓涓細流入海,彙聚冷暖水流交集蕩漾心湖。輕啟紅唇,飄來一曲山歌漫漫,一字一句,如花兒五彩斑斕,吐露聲聲醉人芬芳,低聲吟唱,將心思寄予兒時花叢中盡情奔跑的童謠。

紅床紅被紅蠟燭,心兒菲菲脈脈情。端坐床前,纖細玉手放正雙膝,緊緊抓住紅裙,來回輕扯,越近良宵,心越如細繩打結,越拉越緊。月兒清亮透明,灑一地銀光醉了柔情。星兒閃閃發亮,似新娘多情的眼眸。微風吹過,樹影婆娑,靜靜,靜靜,悄然如新郎輕盈而急切的腳步。推開房門,新郎心中萬分激動,妻子會是佳人否?拿起煙鬥,輕挑蓋頭,不禁手顫,蓋頭掛於鳳冠,新郎一目驚喜色,只見伊人青絲纖細,柔亮分明,雙眸寧靜深邃,眼簾羞澀低垂,不敢正眼相看,膚色凝脂如雪,晶瑩剔透,臉色白中透出微紅,嘴若紅牡丹,在風中輕輕顫抖。

新郎將酒杯遞予伊人,伊人緩緩抬起頭,溫柔注視新郎,好一個俊郎書生相。濃密眉毛,稠如墨,烏黑雙眼,英氣逼人,文質彬彬,善解人意,好一雙多情的眼睛。伊人接過酒杯,輕抿一口,問夫君可會吹簫,夫君微笑點頭,拿起掛於腰中的玉簫。伊人起身,捧揚琴於桌前,彈一曲《鳳求凰》,琴聲悠揚,聲聲入耳,絲絲入扣,弦音百轉千回,時而低音如潺潺流水,傾訴相見恨晚之情,時而高音如黃鸝啼鳴,細細密密,吐露一見鍾情的喜悅。夫君點頭微笑,心領神會,與伊人合奏,此時兩心相悅,兩心相通,兩心相偎依。

雲淡風輕的一天,伊人與夫君乘一葉輕舟,遊覽江南。江南美如畫,江南美如詩,伊人彈琴歌唱,夫君吟詩作畫。輕輕流水綠如藍,映照著伊人美麗的倩影。忽然下起雨來,見江中一老翁,泛舟垂釣,戴一草帽,悠然自得,夫君見狀,立即鋪紙磨墨,巍巍青山,綿延江水,雨中釣魚的情趣躍然於紙上。風吹柳綠江南岸,鴛鴦戲水情綿長。伊人取出綢緞,固定於鐵圈上,穿針引線,幾色朝陽幾片雲,彩霞映照紅牡丹。

便又靈巧的將長長的嘴巴對准了魚兒

春雨裏的桃花,泛著盈盈的水色,好似你舞蹈中盈盈的淚光。那如水般蕩漾的粉紅,好似你低頭嬌羞的臉頰,令人神魂顛倒。粉粉的面容,淡淡的微笑,水靈靈的眼睛,便是桃花一樣淡淡的美麗。

春光裏的桃花,在煙雨中熱情的搖曳生姿,滿懷一股少女的蕩漾春情。你滿面春光,桃花朵朵相映紅,吹面不含楊柳風。你光彩奪目的耀眼,是我此生難忘的氣質,是你青春飛揚的神韻。

從此,山高水長,我吹笛來你舞劍,我種菜來你澆水。山有如此風情,必有水相依。小山丘,有碧水相繞,有小橋相伴。春水如碧綠的綢帶,在眾多山丘旁舞動迷人的身姿。

水,緩緩的流動。碧綠的柳樹,倒映在水中,顯得格外柔美。一樹樹的粉紅,在水中招搖,粼粼波光裏褶皺著一世界的春色。一群群魚兒,在水中遊來蕩去;一群群野鴨,漂浮在水上,輕柔迅速的擺動著雙腳,不時,機靈地將頭快速伸進水中,喝幾口水,又相互用嘴在彼此的脖子上摩挲一番;不時,又一下子鑽進水中,不見了身影,一會兒又出現在眼前;不時,看見魚兒一串串飛速的遊過,便又靈巧的將長長的嘴巴對准了魚兒,箭一般銜進了嘴裏。

一日你我泛舟而行,莫辜負了這美好的春光。我彈琴來你跳舞。我彈一曲《鳳求凰》,琴聲如大珠小珠落玉盤;你聞曲起舞,舞姿如仙女飄飄入畫來。

一日你在水中沐浴,長長的秀發,繞肩而過,低垂在水中,閃亮,柔順。你白皙的肩膀,流下點點露珠,更顯皙白水潤。你纖細的腰身,曲線玲瓏有致。你的眉,纖長如柳;你的眼,脈脈含情;你的臉,粉如桃花;你的唇,欲語還休。